今日特推: 世界职业拉丁舞冠军风采
搜索:
您的位置: 主页 > 舞蹈知识 > 舞林人物 > » 正文

Arunas Bizokas & Katusha Demidova:非最好时代里的最佳

浏览: 来源:成都市体育舞蹈协会


往事已如烟过?

    提起前舞伴和前恋人Edita时,Arunas一脸有爱的笑容,这可是从小就搭档的青梅竹马。只是,没有像DomenicoSoale & Gioia Cerasoli,王子公主最终过上了幸福的生活,而是各自过上了幸福的生活。2007年,已经不再是Arunas女朋友的Edita怀上了小孩,要等到她恢复到从前的竞技状态,对一个正值重要上升期的男选手来说,时间有点长了。

    “有趣的事儿总是在发生,在我们练习的时候,化妆的时候,所有的事情都很美好,甚至是争吵的时候,”Arunas很真诚地说道。现在他和Edita是偶有联系的朋友,“我们住在不同的国家,她有她的家庭,我有我的事业,大家都很忙,但需要彼此的时候还是会互相联系。”

    去年,Edita和Mirko Gozzoli重回赛场,Arunas看了Edita在Youtube上传的比赛视频。Arunas对他们的回归持支持态度:“如果你想怎么做,就尽管去做!他们喜欢竞技,那么回来是件好事。”但不是百分之百的赞同,Arunas说:“Mirko &Edita的状态很好,但是他们的舞蹈有一些我们不想做的东西。”

    2010年,Arunas和Katusha合作3年的时候,Mirko和Alessia Betti拆伴,和Edita开始搭档。面对一直赢过自己的老对手和旧舞伴的组合,Arunas不敢掉以轻心,每次和Katusha都特别用心地准备,让自己尽可能地保持最佳状态,严阵以待。每一次Arunas& Katusha都赢了Mirko &Edita,但“每一次都赢得很不容易”。

    为什么Arunas & Katusha总是能赢Mirko & Edita?Katusha说:“我们搭档比他们多三年时间,这三年经历过不同的比赛,也换了不同的裁判,我们渐渐获得了大家的认同。”从上次对Mirko & Edita的专访来看,Mirko & Edita可是对这段往事耿耿于怀,复出都不愿意再与Arunas & Katusha同场比赛了。

    就像Arunas和Edita一样,Jonathan Wilkins和Katusha曾经也是搭伴很长时间的舞伴和恋人。Katusha搬到纽约不久后,在1995年和Jonathan开始搭档,后来因为年龄差距大分道扬镳。拆伴后,Jonathan与Hazel Newberry搭档,但名次都排在Arunas & Katusha之后。比起“偶有联系的朋友” Arunas和Edita,Katusha与Jonathan的见面的机会就多了很多,因为他们都是“纽约客”,常在美国国内和国际行业内大大小小的比赛和活动、甚至是舞蹈教室碰面,彼此关系都还不错。如果现在是在比赛时碰面,那么大多数情况是Jonathan作为评审,Katusha作为选手出现,Katusha开玩笑说:“Jonathan打分时对我们还不错。”
 
    被比较的冠军

    虽然技术是不断地发展的,选手的能力也越来越强,但是比起Marcus & Karen Hilton等一批老一辈的选手时,看着如今职业摩登舞选手的舞蹈,不少人都会觉得不够过瘾。去年在中国的一场国际比赛后,前世界职业摩登舞冠军、黑池评审John Wood评价道,Arunas & Katusha的舞蹈很优雅,但是缺少点儿味道,音乐处理略显平淡。

    Arunas & Katusha说:“我们一直为自己设置了很高的目标,督促自己做到,向大家证明这是名副其实的、世界上最好的职业摩登舞。虽然获得四年多来的冠军,但我们知道还未得到所有人的认可。所以一直还在努力。”

    对于长期拿冠军的选手来说,往往心理因素是一个很大的挑战。毕竟比赛的年头长了,Arunas坦言,有时自己的比赛动力不够足,对舞蹈的热爱还是一样,对舞蹈知识的追求依然充满热情,只是在竞赛条件下心理状态不是最佳。在Arunas眼里,Katusha就是天生的竞争者。“当她倾听我的想法时,她会疑惑为什么我还存在需要提高竞赛积极性的问题,这是多么危险。呵呵。”接着,Katusha笑着对记者说道:“所以,他应该感到庆幸,有我这个舞伴在监督着他。哈哈。”
 
    舞蹈记者才知道的事!

    Katusha原来是位“牙套御姐”!御姐的牙齿矫正了两年,比赛、表演的时候也戴着牙套,但几乎没有人发现,因为Katusha的牙套是隐形的。

    Arunas酷爱看报纸,而且是时政类的。Katusha说,她要想了解这个地球发生了什么事,直接问Arunas就好。Katusha确实不怎么看报纸,但她喜欢看书,等飞机时最爱干的事就是看各种各样的书。

    很多选手旅行的时候,舞伴都住同一间房,即便他们不是情侣关系。但Arunas和Katusha在这点上绝对有“原则”,坚持分房而住。如果比赛、表演主办方只提供一间房间,他们也要自己掏钱多订一间。



我来挑错

Copyright © 2014 成都市体育舞蹈协会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:博浩网络科技
成都市体育舞蹈协会